相关文章

杭州夏令营市场有多火?98.3%的受访家长为孩子报过名

  暑假里,夏令营广告铺天盖地。军事营、游学营、减肥营……面对各种名目的夏令营产品,家长们是如何选择的?

  第十八期《消费大调查》,每日商报与杭州西美商务咨询有限公司合作,就杭州孩子参加夏令营的情况,进行了专门的调查,调查样本涉及上城、下城、西湖、江干、拱墅、滨江等六个城区,共发出453份问卷,有效问卷408份。

  我们的调查发现,98.3%的受访家长为孩子报过夏令营,没有参加过任何夏令营的仅占1.7%。大部分家长送孩子参加夏令营,是希望孩子得到一定的锻炼,“假期孩子没人管”也是让孩子参加夏令营的主要原因之一。

  暑假孩子们都去哪儿了?答案是“夏令营”。

  我们的调查显示,大部分的杭州家长对夏令营的心理价位在3000元以下,但市场上,不少商业机构的夏令营收费远远超过家长们的心理上限。

  记者在杭州一家品牌培训机构的官网上发现,为期12天的英语培训夏令营,收费接近5000元;而该机构推出的美、英等国的游学夏令营,价格则在20000元—50000元之间。

  卓尔健身的减肥夏令营分为三周基本班和六化班两个课程,前者的基础班费用是7800元,后者需要12600元。

  现在市场上的夏令营五花八门,有兴趣培养、课程训类,也有军事营、体育营。比如,记者在一家品牌机构的官网上就发现,该机构除了推出英语营、游学营之外,还有“微电影营”、“帆船营”、“好声音营”。

  值得一提的是,有机构还推出了夏令营“私人定制”。“"私人定制"主要针对企业类客户,这类客户可以和我们协商项目,然后确定夏令营的活动时间、人数、地点后,我们会根据企业要求花上1、2天制定好活动方案,并在我们指定的营地开展活动。”这家机构的工作人员说。

  什么样的企业会来“定制”夏令营。“主要是国内大型的企业集团,”上述工作人员说,“他们会专门策划活动来维护与客户或经销商的关系,办一个客户子女夏令营,就是不错的情感营销。”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丁雷则说:“从心理学的角度讲,我认为夏令营的内容要符合孩子的心理发展规律,同时家长要尊重孩子自己的兴趣爱好,尽可能与学校教育、家庭教育之间互相补充。”

  “现在一些大机构的夏令营,在项目的设计上还是比较科学的,比如会写明适合什么年龄段的孩子,或者会针对不同情况的孩子进行分班,所以家长在给孩子选择夏令营时,事先要和招生老师多沟通。”

  丁雷建议,如果时间允许,也可以选择一些父母和孩子共同参与的夏令营项目,趁这个机会来加强亲子关系,“现在很多城市家庭的情况是,孩子幼时和爷爷奶奶相处的时间比较长,和父母反而疏远,而父母平时更多会在学习领域管教孩子,这样很容易让孩子产生抵触心理,所以一起参加亲子夏令营,可以在寓教于乐的同时,改善父母和孩子的关系。”

  已经给孩子报了两年夏令营的辰辰爸,对选择夏令营有自己的经验:“现在一些小机构甚至品牌机构的夏令营,由于师资力量匮乏,经常找一些大学生当兼职教师,所以给孩子选择夏令营时,我们会重点了解老师的情况。”

  去年,辰辰爸给孩子报了幼小衔接的夏令营,里面有汉语拼音的课程,“汉语拼音的基础必须打好,所以老师专不专业很重要,后来我们了解到,教汉语拼音的老师来自一所杭州公办重点中学,那我们就放心了。”

  事实上,我们的调查也显示,目前家长最不满意的,就是夏令营的师资力量,其次是对课程的安排和机构的安全保障。而在辰辰爸看来,夏令营机构的品牌和口碑很重要,是他在选择时重点考虑的因素。

  今年是辰辰(化名)第二次参加夏令营了,下半年要读小学二年级的他,暑假里参加了杭州青少年宫的“自然英语”夏令营。

  每天早上八点不到,辰辰就被爸爸送到钱江新城的青少年发展中心。上午,他要上两节英语课,课堂上,他和其他小朋友唱英语童谣,做英语游戏。中午用过午餐,辰辰会睡个午觉。到了下午,老师会安排一些好玩的体验课,辰辰说,他最喜欢陶艺,游泳也不错。

  辰辰爸说,孩子对夏令营的兴趣一般,送他们去上课,其实也有些无奈,“我们白天要上班,家里老人吃不消带,只好找个夏令营来管管孩子。”

  不过,报个夏令营的班并不容易,“青少年宫所有的课程都要摇号,这次能摇中,运气还算不错。”

  事实上,在杭州,一些品牌机构的夏令营课程都挺受家长欢迎。“我们这边的夏令营项目基本上在五、六月份就开始接受报名,一些比较热门的项目,在四、五月份就要开始预约了。”杭州新东方培训机构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据了解,这些年新东方在英语夏令营的基础上,结合市场需求,又陆续开设出游学类夏令营和兴趣类夏令营,目前,这些夏令营基本都招满了。

  除了主流的课程培训、兴趣培养主题夏令营,现在,运动类、减肥类的夏令营,参加的小朋友也挺多。杭州卓尔健身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卓尔健身)每年都会组织青少年减肥夏令营。眼下,暑假才过了一半,但该机构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我们暑假里的所以班级都已经报满了,最快要等到9月份才有名额,不过可能不适合在读书的小朋友。”

  “有减肥需求的青少年,可以在明年暑假关注下。”他说,“不过最好在明年5月底6月初来报名,晚了可能抢不到名额。”

  记者随后询问另一家机构的减肥夏令营报名情况,得到的答复仍然是:“减肥夏令营的名额已经报满了,或者你关注下我们其他一些夏令营产品。”

  快评

  夏令营的现实与泡沫

  暑假里,媒体上夏令营的广告铺天盖地,“素拓营”,“减肥营”,“辅导营”、“游学营”,“各种营”让家长们眼花缭乱,难以选择。如何能让孩子真正学有所获,也成了家长们头痛的难题。

  夏令营起源于。1861年夏天,一位来自康涅狄格州的教师肯恩率领孩童进行为期两周的登山、健行、帆船、钓鱼等户外活动,来均衡孩童身心。“肯恩营队”每年八月在一座森林的湖畔集结,持续进行了十二年之久。

  由此可见,在最初的观念中,夏令营是实施素质教育的有效途径,也是课堂教育的一种良好补充,而公办教育机构则是夏令营最主要的组织方。

  如今,夏令营已经变成了一种高度商业化的项目,更多的民间机构参与其中,也让这个行业的竞争变得越来越激烈。“开拓视野”、“增长知识”、“结交朋友”、“陶冶性情”此类公式化的语言仍旧被这些商业机构广泛使用,但家长们似乎被动地被一股盲目力量裹挟着,去追逐视野中的好东西,却渐渐遗忘了夏令营这一教育模式的初衷。

  现在,我们常常看到一些高费用的游学夏令营,让心智尚不成熟的年幼孩童,乘着飞机去牛津、美国哈佛这类国外高等教育机构“走马观花”,也有一些商业机构,打着公办教育的旗号,专门搞极端的“吃苦教育”、“军事化训练”。北京就有一所挂着大学名号的军事夏令营,一个月的军事费用需要上万元,号称培养“未来领袖”。

  正是因为家长们望子成龙的迫切心理被商家们一再利用,贵族化、极端化的风气在这个行业愈演愈烈,“未来领袖”这类看似可笑的口号也变得理直气壮了。

  相信大部分的家长还希望夏令营中能够成为孩子成长过程中一段宝贵珍藏,而不是将夏令营演变成孩子们的“第三学期”。所以,不要让那份夹杂着盲目、恐慌、虚荣的期盼,成为孩子们的负担,童年很短暂,愉快健康的成长,要比多背几个单词多跑几所大学有意义得多。(每日商报)